欢迎来到快彩网!

亚速钢铁厂背后的乌克兰首富:阿克梅托夫的“掘金”往事

财富热线+86 0000 8888
当前位置:快彩网 > 联系我们 >
亚速钢铁厂背后的乌克兰首富:阿克梅托夫的“掘金”往事
浏览:76 发布日期:2022-06-15

在马里乌波尔亚速钢铁厂恶战的两个多月里,全球人民都见识到了这个欧洲最大钢厂十分厉害的地下掩体。

很早前的卫国战争中,亚速钢铁厂曾受到过严重损毁,如今的钢厂主体,都是冷战时代的建筑。

那时的苏联各大城市,都修建过诸多类似的堡垒,它们墙体厚重,还配着迷宫一般的地下掩体,用以安排人员避难、战时生产救护及屯放粮食物资等等。

而乌克兰作为当年苏联与北约对抗的前线,马里乌波尔又属于乌克兰沿海工业重镇,地下工事则要更完备更牢固,建造标准,自然是只高不低的。

当年,苏联曾经不惜工本,基于“抗击核打击”的标准,斥巨资在此建立永备“三防工事”,以应对将会动用核武器的“第三次世界大战”。

上述的基建风格,还曾经深刻影响过咱们中国北方的很多国企大厂。

这些国企辖区内,地上,论面积,可能都大过了一些县城,内部从幼儿园到职工大学、商场医院等等全套配置,类似一个相对独立的小社会。

地下,则往往会建有迷宫般的人防工程,如同打造了个“地下城市”一般。

不过,虽然亚速钢厂仍是咱们非常熟悉的国企大厂的样子,但其实,早在2006年,颜色革命后掀起的又一轮“私有化浪潮”中,它和同样位于马里乌波尔的另一个钢厂——伊里奇钢铁厂一块打包,早就被乌东大寡头雷纳托·阿克梅托夫以“白菜价”收购了。

这两家钢厂,一直占了乌克兰全国钢铁产量的四到五成左右。

所以,本次俄乌战争,也导致了采矿和冶金业“寡头”阿克梅托夫的财富缩水,境况大不如从前...但是,饿死的大骆驼,那也比马大。前阵子正当亚速钢铁厂的战役焦灼之际,它的主人,阿克梅托夫还包下了伦敦金融城四大高楼之一,计划开一个投资中心(下图是相关报道)。

再看2021年的乌克兰富豪资产排行榜,虽然阿克梅托夫的世界财富排行名次并不很靠前,但他可是妥妥的乌克兰首富,和这个水平的财富值比较相当的,有意大利奢侈品阿玛尼创始人乔治·阿玛尼(77亿美元)。

跟官二代+富二代家庭长大的“糖果寡头”波罗申科(老波的爸爸曾任乌克兰工业投资公司的总经理)不同,阿克梅托夫的出身于产业工人家庭,还是个少数民族——他祖上是沙俄时代被迫从克里米亚迁出的鞑靼人。

那还是18世纪末,第五俄土战争后,沙俄灭掉了依附于土耳其的克里米亚汗国,开始着进行“民族大换血”,将克里米亚半岛的穆斯林人口强制迁出,迁入大量俄罗斯族和乌克兰族)。

但到了阿克梅托夫父母这代,他家早就完全斯拉夫化,或者说是直接俄罗斯化了。虽然户口本上的民族一栏是“鞑靼”,但他们都以俄语为母语,生活饮食习惯跟周边的俄罗斯和乌克兰族并没有什么区别。

1966年9月,雷纳托·阿克梅托夫出生在乌克兰顿涅茨克。他爷爷和爸爸都是矿工,妈妈是一名商店售货员,家里还有一个哥哥。

阿克梅托夫的童年在当地某矿区家属院的一栋筒子楼里度过,卫生间和厨房都是公用的,邻居们多为淳朴的工人老大哥老大姐。

像阿克梅托夫这样的矿工子弟,在完成基础教育后 ,很多人都会选择去念个技校或者职业学院,然后凭着家属相关的优惠政策,进入父母的单位,继续着上一辈人的生活。

顿涅茨克的煤炭、精制钢、焦炭、生铁、钢铁产量,几乎都占到了乌克兰全国产量的一半。整个州的经济也领先于乌克兰的其他地区,国企的铁饭碗,一端就是一辈子,从入职、婚育到医疗保健直至料理后市,都有单位帮忙操持,这里的工人阶级,生活水平还是相当可以的。

但是,阿克梅托夫显然不满足于此。

不愿当矿工三代的他,决定靠发奋读书来改变命运。

高中毕业后,阿克梅托夫顺利考入了顿涅茨克国立大学经济系。

阿克梅托夫上大学的时候,正好赶上1980年代末,苏联社会和思想意识形态逐渐陷入混乱的时期。

在顿涅茨克,帮派性质的团体暗中滋生。

靠着一个鞑靼老乡的引荐,大学毕业后,阿克梅托夫做了当年黑帮头目阿克哈·布拉金的小弟,帮他处理各种黑道上的法律事务和一些黑白通吃的经营活动。

这时候,阿克梅托夫的公开身份是,顿涅茨克市内41号商店的货运代理人。

年轻有为的阿克梅托夫表现非常出色,深得老大阿克哈·布拉金的垂青,很快就成了该帮派的核心人物。

进入九十年代,随着苏联解体后掀起的私有化浪潮,阿克哈·布拉金通过收购大量国有资产,掌握了当地的煤炭和钢铁资源,以及著名的顿涅茨克矿工足球俱乐部。

意外发生在1995年10月,阿克哈·布拉金在自己俱乐部球场观看比赛的时候,与6名保镖一同被炸死。

这场爆炸事件至今仍是个“迷案”。

阿克哈·布拉金死后,“小弟”阿克梅托夫成了最大的受益者,他不仅继承了顿涅茨克矿工足球俱乐部(以下简称“矿工队”),还接手了阿克哈留下的庞大矿业帝国,从此踏入乌克兰真正的上层社会,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飞跃”。

靠着稳准狠的眼光和手段,阿克梅托夫很快就成为了乌克兰最著名的寡头,财富也超过了10亿美元,这时候,他还不到30岁。

除了矿业、钢铁和煤炭、电力产业外,阿克梅托夫还涉了足金融、房地产、通信等领域,同样做得风生水起;更具眼光的是,他还不惜重金,为顿涅茨克矿工足球俱乐部这家老牌俱乐部进行了全新打造。

很快,这个矿工队就成为了欧洲足坛有名的狠角色,巴萨、曼联等大牌球队都在矿工身上吃到了苦头。

“矿工队”在给阿克梅托夫带来极为可观的回报的同时,更帮他成为了顿涅茨克的英雄。

当然,作为一名“寡头”,政坛上更少不了安排点自己人。

而其中最“给力”的那个,当属阿克梅托夫的顿涅茨克老乡,同样是矿工家庭出身的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

1997年,亚努科维奇当选为顿涅茨克州的州长,通过矿工队,两人越走越近。

2002年,亚努科维奇出任乌克兰总理后,阿克梅托夫的事业也越做越大。两人曾经一度成了捆绑的关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不久后,2004年的第一次颜色革命,随着亚努科维奇落败、尤先科的上位,阿克梅托夫也接连受挫,甚至因为亚速钢铁厂的收购项目和其他指控,阿克梅托夫还一度官司缠身,被官方定义为了“诈骗集团的首领”,不得不跑去海外避难。

再后来的2006年,风头过去后,阿克梅托夫打好点了各方“关键人物”,又大摇大摆地回到了乌克兰,最终完成了马里乌波尔亚速钢铁厂和伊里奇钢铁厂的收购计划,成了这两家苏联时代巨型国企的“新主人”。

虽然阿克梅托夫和当年亲西方的尤先科政府互相达成了一种默契。但那时的阿克梅托夫,仍旧被认作为亚努科维奇的坚定盟友。

甚至民间还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认为亚努科维奇能在2010年大选中以3%的优势击败季莫申科,主要靠的就是顿涅茨克的矿工队拿到了上一年度的联盟杯(欧足联欧洲联赛UEFA Europa League),给乌克兰人民挣了一大口气。

随着“老乡”亚努科维奇正式掌权,在他的帮助下,阿克梅托夫几乎控制了乌克兰煤炭、钢铁和火力发电等行业的半壁江山,他的财富,也在2012-2013年的时候,达到了巅峰(2012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第39位,2021年虽然还是乌克兰首富,但已经“沦落”到了全球富豪排行榜第第327)。

2014年顿巴斯战争爆发前,阿克梅托夫的个人资产高达223亿美元,占了乌克兰全国GDP的16%。

当乌克兰第二次颜色革命爆发,“老乡”亚努科维奇狼狈出逃的时候,已经见识过“大风大浪”的阿克梅托夫显然要从容的多。

阿克梅托夫并不恐慌,他游刃有余地跟后来两届政府的总统和其他政要们打着交道,竟然也都相处得不错。以至于有媒体在报道中经常将之描述为“骑墙派”。

而人们对他的评价,总是非常矛盾的。

一方面,钻法律空子,通过行贿找熟人拉关系,低价收购国有资产,形成行业垄断,手段并不怎么光彩。

但另一方面,他收购后的企业又活了过来,那些前社会主义的产业工人们再次有了维持生计的工作岗位,即便这回,是要给资本主义寡头打工。

阿克梅托夫麾下企业最多的时候超过了100家,为乌克兰全境提供了30万个职位,从煤矿、钢铁到电力、金融、通讯……顿涅茨克地区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几乎都离不开他。

另外,“热衷慈善”是阿克梅托夫给自己准备的一大标签。他成立基金会,每年投入超过3000万美元,号称“要决心消除乌克兰社会问题的根源”,并改善乌克兰公民的生活水平。

2014年顿巴斯爆发武装冲突时,阿克梅托夫就通过基金会,持续向流离失所的人提供生活资料。

他一脸严肃地对记者说——“如果问我是否愿意用变成废墟的顿巴斯体育场和我所有的财富来交换乌克兰的和平,我会毫不犹豫地这么做。”

随后,持续的顿巴斯战争,以及2020年以来的新冠肺炎疫情,都令阿克梅托夫的资产大幅度缩水,但他还是主动自掏腰包,为乌克兰卫生部采购了大批防疫物资。

他旗下的集团公司,还连续多年被乌克兰媒体评为“最具社会责任的企业”。

自2014年顿巴斯的顿涅茨克和卢甘茨克宣布独立后,基辅方面就禁止了上述两地与其他乌克兰政府控制的区域进行贸易往来,所有来自非政府控制区的产品都被认作为“违法的走私品”,但唯独阿克梅托夫名下企业相关产品和原材料除外;他的一众公司和俱乐部网站都在继续用俄语发布更新,也没受到乌政府相关俄语禁令的限制。

但持续的动荡环境和整个国家的衰败,还是严重影响到了阿克梅托夫的“赚钱大业”,他注入了巨大心血的顿涅茨克矿工足球俱乐部,也更是随着战火,直接凉了。

即便如此,资产缩水后的阿克梅托夫,仍旧稳坐着乌克兰首富的位置。

就看开头的那个2021年的排行榜,NO.1的阿克梅托夫身价76亿美元,而紧随其后的“亚军”,维克多·平丘克,财富值为25亿美元——之间的差距而还是相当大的。

2022年初,俄乌冲突爆发前夕,愈发紧张的气氛中,乌克兰富豪纷纷“逃离”乌克兰。

很多传闻都在说,阿克梅托夫早在1月30日就乘坐私人飞机跑路去了苏黎世。

不过,2月16日,阿克梅托夫的秘书在社交媒体发帖,公布阿克梅托夫在马里乌波尔考察的照片,以破除“出逃”说法(下图这张)。

俄乌开战后,又有英国媒体曝出,阿克梅托夫要在伦敦投资的消息。

但不久后,阿克梅托夫竟然又在社交媒体上发出了自己在基辅的照片。

据他的秘书解释,阿克梅托夫只是派助手在英国谈了一个项目(投资中心那个),自己从未离开过祖国。

毕竟,以实体经济为主业的阿克梅托夫,其资产几乎都位于俄乌冲突的前线——乌东及黑海沿岸地区....这个,可能还真是让他舍不得走啊。

据估计,自打开战的这几个月,阿克梅托夫身家已经蒸发了至少35亿美元,缩水幅度超过30%。

特别是马里乌波尔两个钢厂的恶战,着实伤到了阿克梅托夫的元气。

传说中仍留在基辅的阿克梅托夫也自称,除了顿涅茨克矿工队,马里乌波尔也是他最为 “心心念念”的地方,他每天都与负责马里乌波尔两座钢铁厂的公司经理保持联系。

在2022年4月,亚速钢铁厂的交战进入相持阶段的时候,阿克梅托夫曾承诺不会在俄军占领下继续经营,并表示将自掏腰包,助力乌克兰战后重建。

而随着俄军成功占领了亚速钢铁厂,马里乌波尔开始接入俄罗斯广播电视、发放俄罗斯护照并将教材改版为俄语.....原本就是只说俄语的阿克梅托夫却再也没有发过声——无论是表示讨伐还是迎合。

可能...这位八面玲珑的首富还在暗中观望,以谋得利益最大化吧。

快彩网平台,快彩网官网,快彩网网址,快彩网下载,快彩网app,快彩网开户,快彩网投注,快彩网购彩,快彩网注册,快彩网登录,快彩网邀请码,快彩网技巧,快彩网手机版,快彩网靠谱吗,快彩网走势图,快彩网开奖结果